安徽财经大学教务处

欢迎您

安徽财经大学教务处

四年前,我拉着行李走进安财,校园里放着《北京东路的日子》。开始的开始,我们还是孩子。那时候,我很焦虑。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才华配上自己的野心。每当这样的时刻,我都会选择去尝试,尽可能地尝试一切。因为你不试,怎么知道自己要什么。在铺天盖地的部门纳新,社团招新中,我有了自己的组织。在五花八门的活动宣传和学分的威逼利诱下,文艺表演,体育比赛我都尝了个鲜。在专业就业惨淡地抱怨声中,我转了专业。转专业后的第二天,学姐说我的新专业就业更惨淡。在经久不衰的考证热中,我莫名地考了一堆没什么卵用的证。无数次的熬夜赶策划,写论文,算数据,无数次地初赛,复赛,决赛。没有事的时候也会泡泡图书馆,在大厅练练口语。翘了无数次晚自习,只为和闺蜜在小吃街吃一碗石锅拌饭。因为吃爽了,才能挑灯夜战啊。跑了十几所城市,翻过高原,在深林野餐,在游牧民家借宿,走过古镇,在海边露营,在篝火中跳舞。看演唱会,听音乐节。那些年,《红日》还很红,那些夜晚,我们在校医院唱歌排舞。我们的歌声打扰了附近的宿舍,我们的舞步吓坏了过往的小情侣。我说:原来大学的校医院是这样啊,白天死气沉沉,晚上歌舞升平。后来我发现,安财的学生都很焦虑。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整个大学,似乎都很忙碌。然而我已不再是晕头转向地忙碌,渐渐地有条理和规划。我知道,安财带给我的,是成长。那些曾经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人和事,都无形中在我的生命里起了波澜。原以为不过是一叠废纸的奖状,在最后为我免了毕业论文。从四月到十一月,漫漫七个月的竞赛之路,让我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优劣势,直接影响了我后来的职业选择。最后从事的工作与财会无关,看似没有什么卵用的证书却让我在选择时比别人有了更多的筹码。参加的活动,做过的项目,让我认识很多优秀的人,从他们身上,我找到了努力的方向。旅行时认识的旅友,当我在上海实习无处落脚时收留了我。寒暑假做过的实习让我在大四时拿到了世界500强的实习资格。所以,当你焦虑迷茫时,不如多做尝试,总有一扇门为你而开。从南京到上海到北京,实习之路,找工作之路艰辛而又漫长。我会永远记得实习时,坐在我身边的实习生都来自复旦、上外、华师大,那时我很恐慌。但在结束实习后boss 发邮件说:“Your performance is impressing ”.我会永远记得我在出发去北京工作的前一天,我的高中老师意味深长地说:“你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读书的小女孩了。”我会永远记得那些给过我帮助,鼓励和支持的人。生活有太多的征途,而每段征途结束,我最想说的就是谢谢,感谢生活的酸甜苦辣,感谢并肩作战过的人儿。毕业时,拿到了很多offer,其中包括联合利华,聚美优品,苏宁,去哪儿,暴风影音……甚至还有创业团队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创业,同时还有机会拜访了像echo 回声,V电影,papi酱团队这样有意思的公司。而我身边的人中有去BAT 工作的,有考上北大 哥大的。这些人,都来自你们所说的温水煮青蛙,信息封闭资源稀缺的安财。任何一个环境都能造就英雄,而我只是不想成为狗熊,而已。我想我能做到的,你们也可以。四年后,我拉着行李走出宿舍,一场瓢泼大雨突如其来,从头湿到了脚。在安徽财经大学学习是怎样的感受?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