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教务系统

欢迎您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教务系统

我是2012届的学生了,大概在学校呆了三年半,说一下的的体验吧。高考那时差3分上本A,自己觉得挺可惜的,当初填志愿填这个学校完全是奔着名头去的,中山大学 ,南方学院,多气派啊,二话不说就填上了第一志愿,结果填报志愿结果下来,被录了,家里人都还是很高兴的。入学报名那天,家人开车来到从化,在国道上看到写有中山大学南方学院那几个字的牌子还是有些激动,车子右转就是很气派的 “ 国立中山大学 ” 的牌坊,然后车子开过门卫进入学校,然后我就傻眼了,学校位置很偏僻,真的很偏僻,四周都是大山围起来的,感觉只有门口那条时光隧道是通往外面的世界,而且还很长很长,舅舅笑着说,学校环境不错,位置偏僻,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就这样,我的大学四年就决定在这里度过了。新生军训大概半个月这样我感觉还是很轻松的,每天就练练站姿,走走步,可能由于我们系的男生太多(电软系)据说学校一半的男生都在我们系(被称为男荒学院,妹子很多,质量也很好,我记得我入学那年男女比例是3:7吧,不知道这几年有没有拉平),我们这届女生大概就50个这样,待遇可能好上那么一些(或许是我多想了吧)教官是个年轻的帅小伙,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也不是很严厉,再加上后面又分出很多的精英方阵,由于楼主不高,就被留在了所谓的酱油团,每天过着快乐的打酱油的日子。到了真正最后演练那天结束后,面对跟教官分别的时刻还是很不舍的,很多同学都在教官住的宿舍楼下喊话,红了眼眶。军训过后就是国庆放假了,回来就是正常的上课,学习,期末考试。我记得大一的时候由于博宏老师的C语言是最早的课时,每次都点名,那时候也是乖乖的好学生,每天都会按点按时到达教室,选个可以听得清楚老师讲话的座位,认真的做笔记,写作业。到大二,大三开始就是老油条了,有些课就开始不去上了(偶尔),(师弟师妹们不要效仿,除非自己真的在做比去上这门课有更大意义和收获的事情)。老师点不点名完全是看老师的习惯,有些老师每节课都点,例如庄继东老师的《就业指导》,有些老师从未点过名,(对不起,这里我不方便说,想知道的可以私信我,不过我不建议),大部分老师都是按频率来点,好像好久没点名了,点一次,也有很多次是学生起哄要求点名,到了的同学期末有加分。每个学期的期末考试在我看来我们系都不是很为难,其他系我就不知道了,只要一般去上课,作业也完成,期末前一周跟着老师划的重点复习一下,试卷尽量写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反正楼主是不小心挂过两科,我们铺导员说过,没有经历过挂科的大学是不完整,但也不要太完整了。说一下大山中的天气吧,我们被称为山中大学,四周都是山和山上的绿叶,学校里面没有秋天和春天,只有夏天和冬天,夏天真的很热,可能是因为在山里,太阳一天的热量照射下来,又不能及时的散发出去,大概到凌晨5点这样才会凉快下来,然后七八点太阳又升起,热的一天又开始了,不过楼主是抢到了5楼的空调的房,还不是受过多少的苦难,那些没空调房的5楼的孩子真的是好煎熬,有一次早上去上课,把从在空调放里睡了一夜的课本拿出来,做隔壁的同学直接拿手过来摸,课本贴在脸上,还叹息道:好凉快啊~不过山里到了冬天挂风下雨的也是很折腾人,风特别大,我也不知道四周都是山哪里来的那么大的风,稍微睁开眼睛就一定会进沙子,学校的排水系统也不是很好,每次下大雨就停水(最高记录7天),图书馆和7教一定会积水,某些宿舍楼前的楼梯还会产生瀑布,住一楼的同学可能需要扫水。这样的情况大概一年两次吧,不知道最近情况改善了没有。自己住在学校真的跟一个与世隔绝的人没什么差别,如果不是学校还存在车站这么一个地方提醒我,如果需要出学校去广州最好提前一天到售票处买票,因为我经历过去到同学们放假回广州到车站排队,队伍有排到中区饭堂那么远(不开玩笑),然而这些排到中区饭堂的同学都是有票,没有买票的只能等买票同学都上车才能上,好不容易有票的上完车了,眼看就要轮到自己了,然而又一个下课排队点来临,自己又被排到了后面,想起运营领导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的活动是一波一波的,请随时关注我们的产品。现在离开学校,出来实习,想想当初在学校因为交通不便,天气异常,饭堂饭菜不好吃那些具体抱怨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如果周末有时间能回一趟学校就是很幸福很幸福的事情了,请仍旧在学校学习的师弟师妹们好好珍惜在学校的时光。附上行政楼处学校模型一张 交通:南方学院在广州从化区温泉镇,地方挺偏的。我是深圳人,去学院的话前前后后要花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先是坐大巴车从深圳到从化,再由从化汽车站的南方学院专线巴士把我们送进大山。如果要从大山去广州,那就乘坐去中山大学校本部的班车(22块,我们离一流学府只差22块)到中大后再该干嘛干嘛。如果在大山里面待烦了,周末有班车到从化河堤广场,各位就靠它出去放风吧,顺便去广百买点东西,去街口吃顿好啊什么的。除此之外想出大山就有点困难了,以前如果不靠大巴,想出去的话可以蹭老师的顺风车或者自己骑车,如果有毅力的话靠11路也可以。不过现在貌似有了共享汽车,啊就恭请各位老司机开车吧,系好安全带小心驾驶啊。 住宿:我们当年的宿舍只有5楼有空调,要大家上网抢。不过现在不用担心,据说是某知名校友向学院捐赠了一批空调,现在宿舍已经全部都有空调了。不过如果分到五楼宿舍的话,建议操心一下暴雨天防水的事情,毕竟顶楼,毕竟渗水,毕竟还有时挺严重(插座喷水我会乱说)……宿舍四人间,上床下桌,有独立卫浴和阳台。我住的是西区(当时那栋楼叫做H11,现在就不知道叫什么了),那里的宿舍楼比较老,尤其是顶楼,可能墙体有些剥落,对此我也只能说声妈卖批。洗澡的话刷水卡,一张水卡十分钟。我们宿舍通过各种手段弄了六张,于是乎刘老师天天洗得乐不思蜀,我还有主持队的室友边洗边唱歌,十里可闻几乎可上达天听,我权当他在歌颂美好的社会主义幸福生活。但高层水压经常不够,我到后面把花洒头拆了,直接拎着水管洗自己。水电方面,进入夏季就因自然灾害不定期断水断电,持续时间不等。反正我大三时断水断了貌似一个星期,事情还上了中央电视台,也算是蔚为国光。 至于洗衣机可以自己买,来到大山后许多学生会上门推销洗衣机,价格在1000元上下。宿舍四人每人250(???)搞定,建议大家都买,毕竟几百块钱为日后四年节省大量时间,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宿舍现在装了智能电表(广大学子称其为“智障电表”),打火锅煲靓汤的难度空前加大,但据说可用变压神器解决。反正我们那时候冬天经常在宿舍里打火锅,到后门买丸子和蔬菜,再由热心的两位潮汕室友带来好吃的牛肉丸和沙茶酱。于是在烟雾缭绕之中众人食指大动,拼命抢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