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工院教务网

欢迎您

南工院教务网

学弟/学妹啊,你还是naive啊,闷声发大财,识得唔识得?你的担心主要有两点,可能也是绝大多数反对合并的南大人的担心,我们来分别分析一下。第一点比较low,觉得以前不如自己,或者干脆说“配不上”南大招牌的学生沾了南大的光,这种心理不太健康。既然是合作,最好的状态是双赢,再没有一益一损的生意。你既要对方给你添柴,又不许人家取暖,生意往往这么流产。听没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说墨西哥(还是秘鲁,存疑)人捉螃蟹的时候,蟹篓从不需要加盖子,因为只要有一个螃蟹往上爬,其他螃蟹就会把他拉下来,讽刺墨西哥人心胸狭隘,没有集体意识,没有长远眼光,损人不利己。某种程度上,你这种担心有点像篓里的螃蟹,身为南大人实在不应该这么不平衡。你自努力你的,别人好了并不代表你会变差。第二点听上去还有点道理,南大可能会被南工反噬。可是纵观国内大大小小的合并案例,以小吞大的比比皆是,也没见谁被反噬了。世纪之交的院校合并浪潮里,以一吞二有之,以一吞三有之,以一吞四有之,二三四里不乏体量巨大的工科院校,也不乏名不见经传的双非学校,可各大学名次无降有升,倒是以精度见长的南大,中科,南开,北师在排名上逐渐捉襟见肘了。可见这点担心也是杞人忧天。是药三分毒,无风不起浪。但凡要有点大动作,磕磕绊绊总是要有的,关键只要有强有力的领导者,总可以最大化的趋利避害。比如,怎样最大限度地保证南工利益而又能裁撤庸冗,怎样吸收南工强势学科而又保持学校规模不过分膨胀等等。南大连自己白手起家的勇气都有,还怕拿出个二十年消化掉南工南医?说实话,要走白手起家的路子,别说二十年,五十年也没这个效果。南大能在合并大潮过后依然稳在top7已经是极大的成就了,合与不合倒不太会关系生死存亡,但发展嘛,总要选一条相对合适的道路,合并并不见得是条羊肠小路。其实现在合并南工南医已经有点晚了,仙林校区大半都建完了,那么点个医学院,怎么安插南医?工学院似乎也开始封顶了,根本就装不下南工。而一旦南医南工本科生还在原来的校区,消化不良的几率就成倍增长。好点的是仙林校区还有不少空地闲着,所以该合赶紧合,再错过这次南大真特么就特色下去了!7.24更新:这件本来子虚乌有的事情过去两个多月之后,被自称同济大学学生的你,@欧根弗朗茨的评论拽回了这个问题下。评论已删,深感恶心。不过你爱撕逼,我不妨说说对你感觉。@欧根弗朗茨,你丝毫没感觉到自己嘴脸的卑鄙么?透过你的字句我仿佛都能看到你猥琐的面孔。于生活学习上乏善可陈,每天靠意淫度日,狐假虎威刷出你可怜的存在感。我想,用“跳梁小丑”来形容你应该是大致不差的。我虽然在这个问题下同意合并南工,但丝毫不觉得南工是南大的救命稻草。我以一个南大人的身份告诉你:南大好得很。就你吹捧得学科评估而言,南京大学32个参评学科,27个前10,16个前5,9个前3,7个前2,3个第1,我记得很清楚,没什么拿不出手的,只是懒得与你在评论中纠缠。而且我深知你暴露的失败、阴暗与猥琐与你个人的见识有关,与同济大学的主流无关,更与你一厢情愿吹捧的人民大学无关,所以我没必要攻击这两所学校。你愿意把我的话断章取义地进行曲解,我却懒得跟你玩弄低劣的文字游戏。只是南大理科会不会垮台不是你说了算,南京大学会不会跌出华五也轮不到你操心。既然你爱膜,我也告诉你: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看个人的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跳梁小丑,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期待你被历史的手掌掌掴和被历史的车轮碾碎在柏油马路的声音。(手动微笑)每次想到当初并医学院的时候,一帮南大**在南大食堂打横幅抗议的笑话我就痛心疾首。。。*************************************看了有些反对合并的理由真是忍不住跳出来再BB两句1 在工程领域,我看不到南大有什么底气把自己比作牛奶把南工比作水。2 小而精模式过于理想化,在中国国情下是绝对走不通,事实上在美国也逐渐开始走不通。主观上来看,校友遍天下本身就是很爽的感觉,人多力量大,本来当前就不是一个提倡单打独斗的时代,到时候无论是面试或是公司内部竞争,碰到自己一个人或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跟一帮别的学校人多势众的抱团毕业生去竞争,那感觉是很心酸的。3 有的人不去畅想“若干年后”的未来,却莫名其妙地纠结于那时的人们如何看待“若干年前”的历史,本身就是舍本逐末。英雄还不问出处。如果未来整合成功,谁还会吃饱了没事干的揪着校史不放?复旦野鸡校史也无法动摇其江南第一学府的地位(当然近些年有所衰落)4 招生规模并不是目前已经确定的因素,如果并校,南工未必会保持原来的招生规模。5 蒋树声就不要提了,没看到他有丝毫的政绩,反而是个标准的败家子,在合并大潮中毫无作为以至于挥霍了前任曲校长十几年来可歌可泣所积累的家底,短期体现在排名从第三迅速掉到第六,长期体现在缺乏后劲发展乏力,2013年后有加速退步的趋势,目前在一些指标上已经有被武大华科中山追平的迹象。”一杯牛奶半杯水“这种极端狭隘自大的理论,即便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能公开说,这既体现了蒋树声脱离实际的狂妄,也缺乏对兄弟院校的尊重。6 清高真的害死人,或许是江苏省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太多的缘故了吧,过分的迂腐。